故国有明

【all信】执念

跟家良联系少了好多【。】快不知道咋说话了【。】想她又不敢说【。】
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
  是冬。
  外面挺厚一层雪。韩信趴在教廷窗上往外看,空荡荡的大厅里烛光昏暗,就他的白发与铠甲映在月光下朦胧出一片金银,显眼的晃人。
  范海辛一下推开沉重的门,瞬间响起呼呼风声,夹杂着雪花和范海辛自己一深一浅迈步过来。韩信刚把门关上,他就直接倒韩信身上:“关门干啥啊,外面不怎么冷。”
  韩信把他一推:“子房怕冷。”
  李白瞬间站直,摩挲着下巴眯眼看着他,看一会摇摇头走了。
  张良天性怕冷,跟冬天苦大仇深,外面刚飘起来雪,张良就缩在卧室里点上暖炉一动不动。韩信拽他出去,说外面好玩出去看看。张良小声嘀咕我不我不,把自己包的只剩点衣服耷拉在外面,跟着他钻来钻去一抖一抖。
  韩信笑出声,没见过这么皮的主教。他好玩的戳戳那团被子:“出来放放风啊?闷着干嘛。”
  张良换了个地方挪:“大冬天的,重言你是要我冻死。”
  韩信锲而不舍,在地上踱步,踩来踩去就是不走,干脆坐他床边。张良知道他没走,言灵在外面晃来晃去就是不抓,搁那凭空浮着当个摆设,映的韩信长枪闪过一道金光。
  张良裹在被子里,闷的他音调都低一截:“春天多好啊。”
  韩信笑一声,想起来就是春天张良也是不爱出门的。韩信练完枪,随手立在墙边,转个头就和隔壁范海辛跑出去疯。范海辛把那长剑随手一甩,把长枪撞在地上躺着。张良屋子里捧本书看他俩闹,也不说话。
  过一会韩信跑来敲他窗。张良一开窗,一阵寒意。伸进来一只手,韩信的,水碗里捧几只蝌蚪,细尾一荡,天都放晴。
  现在张良窝在被窝里露个脑袋出来,一头白发让他晃得乱七八糟。韩信想笑:“那时候我俩疯完了,李白搂着我回来,你还给他倒开水。”
  张良不抬头,言灵晃来晃去:“我不乐意。”
  韩信失笑,是是是我错了。张良却从床上蹦起来,利索穿衣服围围巾裹得像个花生米。床吱呀一声,韩信诧异:“干啥啊。”
  张良一边围围巾一边拽他:“走啊出去玩,我就是喜欢冬天。”
——————————————————
啊没眼看了,就是喜欢黏黏糊糊x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