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羽冰魂

【all信】执念

   邦良信教廷设定【无法接受官方

    巨量ooc ooc ooc

   作者日常犯蠢 标题纯属瞎起

 

 

  家族世代相传的血脉在胸腔中怦然作响,第三根肋骨下有什么东西在膨胀着好似要炸开,冲向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他不愿退缩,抓紧了相比他来说尚大些的银枪。尽管他的指尖还发着抖,臂力不足拿的也不稳,心底更因这深夜的突袭翻涌起一阵一阵焦虑与没由来的激动,混杂着多多少少的不安。

  那一杆银枪伴他十年,是父亲赠予的最特别的礼物,这就够了。他觉得他就是长大了,不再是咿呀学语的小孩子。他有能力随父辈一起征战,像以往的无数次那样击退深夜前来扰人安宁的吸血鬼们,护一方净土不受侵扰。他稍有兴奋地舞动起长枪,好像是注入了无穷尽的能量,它在惨白的月光下映出鎏金阵阵,枪尖划过道道寒光。

  母亲看起来很惊慌,他想,以往都不是这样的呀。母亲会捂住他的耳朵,捏捏他软糯的小脸拍哄着。他沉浸在柔和的曲调里,那声音伴着他陷入梦乡,在那里凝结簇成一脉繁花。今天是出什么事了?他默默念着真主保佑,一边轻盈的跳去迎接他的母亲。而他的母亲急匆匆的抚着他的后背推他回去,促促不安。

  “妈妈,怎么了?”他同样也是蹦跳着回去的,拽着母亲的手。母亲的手有一层薄薄的冷汗。“重言,快回去。”母亲的声音也是发着颤的,像是寒风里瑟瑟翻飞的枯叶,脆弱的一捏就碎。这声音合成一个一个音节捣在他骨子里,父亲出事了。他们的防线被攻破了,这次吸血鬼来的太多了。

  男人的惨嚎声与死亡时不甘的长啸越来越近,肉体倒地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月光惨戚晦暗,血腥味随风而来直冲鼻腔。他的母亲直接将他推进了地窖,不顾他拍打着铁门执着的高喊。他最后看见母亲抽出弯刀,而后不久传来刀刃没入肉体的声音,有一声刻意压低了的,尖声的气音,血迹从门缝里渗进来。他闭着眼睛不敢再看,脚下一滑从高而宽的楼梯滚落,手中紧紧的抱着那杆枪。

  

 

  再醒来是什么时候,他不知道了。摸索着生有青苔的滑腻石砖站起,全身上下都隐隐作痛,来不及悲伤。借着微弱的壁灯的光亮,他推开门目睹了那可怖的一夜。母亲倒在地上,周身遍布着干涸的深褐色血痂,原本姣好的脸颊因血迹显得狰狞。他静默站了一会,俯下身子从母亲身上翻出了一个小十字架。在戴上的一刹那,他终是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

 

 

  有人在叫他。

  韩信悠悠转醒,碧色眸子直直映入张良担忧的眉眼。他只穿着睡袍,手里提一盏灯烛幽幽的发着微弱的橘光。张良伸手拨弄来他杂乱的碎发抚上他的额头,问他是哪里不舒服。

  韩信揉揉眼睛撑着坐起身:“现在是几点了?”

  张良看他不烧,移过去挨着他坐下:“早着呢,深夜。刚刚怎么了?听到你这边有泣声。”

  韩信垂着眼帘,声音也弱下去几分:“梦到了以前的事情。”

  张良心下了然,手一挥灭了灯烛,搂着韩信倒在床上,伸手敷上他颤抖的浓密睫毛,长叹一声道:"睡吧。”

   韩信愣一下,阖上眼睑,低低答了一声又沉沉睡去。

特别特别渣的新年贺……!

ooc预警 (~ ̄▽ ̄)

 

 张良是半夜接到韩信电话的。

  那时候他还没醒过来,迷迷糊糊听见有个什么玩意在不停地响,吵得他睡不着,带着一头杂乱的毛还找不到眼镜的感觉糟透。真讨厌,张良朦胧间一边摸索电话一边想,等接完电话要把那个人大卸八块。

  当他好不容易找到了电话,不情不愿的按下接听,突然蹦出来一声低低的啜泣,吓得他瞬间清醒。

  是韩信。张良脑子里飞快划过一个人影,就是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韩信声音沙哑的和他说:“子房我想回家。”

  韩信是张良从小玩到大的挚友,俩人一个文一个理搭配的还不错,节拍也卡的来两手一握就此结交。后来俩人凑在一起谈天说地被彼此父母知道了,韩信妈就教育他:“看看人家子房知道好好学习,你就知道玩,和人家学着点。”韩信也不恼,嘴角一斜是露出几颗牙的干净微笑,一到周六就蹦跳着找张良,不让去就直直的坐在大厅半天不动,直直盯着他爸。他爸被盯的受不了问他干嘛呢,韩信眼睛眨也不眨一下,耿直的喊一句不让我找子房我就等子房来赎我。他爸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开了门把韩信赶出去找赎他的那谁。

  活泼好玩的韩信被张良搞得去读书了,算是一大奇观。韩信很听张良的话,大概就是因为有一次写篇作文,语文小王子张良洋洋洒洒一气呵成,韩信撑着头冥思苦想半天写了仨字韩重言,张良看着他直接笑出声,夺了笔给他开了个头。从此韩信彻底服软,大夏天不出去野了,认真读书。

  张良发现自己是喜欢韩信的。

  什么时候呢。

  张良的奖学金名位被人走后顶下去了,当时他气的就要找老师理论,韩信一把拉住他拖回家里给做了顿饭。吃饭的时候张良绷着脸不说话,韩信也默不作声,过了一会韩信起身拿了瓶啤酒换走了张良的橙汁。张良还想说什么,韩信伸手捂住了他的唇给他倒上。韩信的手心有一层茧,罩在唇上有点痒,张良不自觉抿了抿,听见韩信那边一声轻笑。

  末了把酒杯推给他,张良端着木了半天,最终还是手指弯曲扣住酒杯,透过澄黄的酒液他看见韩信在笑。那一晚上两人都喝的有点多。两个人跌跌撞撞相扶着走回床上,迎面而来一场隔世深吻。

  他早上一起来伸手先摸到的不是眼镜不是手机而是韩信的头发,韩信散着头发睡觉,整个人蜷在被子里缩成一个球,柔软的大红色铺了半张床,张良甚至能闻到柠檬洗发水的味。在愤怒的时候有个人拉住你听你絮絮叨叨的抱怨,俩人都累走不动的时候他给你唱一二三四,都已经困极他给你铺床抿被子道晚安。张良从小少言寡语也没有多少朋友,只有韩信大着胆子凑上来告诉他我们是朋友还一路凯歌走到现在,张良挺温暖。

  韩信好开心,张良的性子稳。他俩在大雪纷飞的圣诞晚上出去瞎浪,张良围着厚重的米色围巾披着长袍顶着一头白毛在后面跟着,韩信在前面晃着黑色风衣一蹦一跳,红发随着风一飘一飘,一会儿头顶上就浮着一层薄雪。本来老帅一人非得蹦着走,张良都气笑了。他俩宣称要学成出游,韩信当时在地图上戳了半天,一转头对张良说咱俩去哈尔滨舔铁门吧,张良一笑,金边眼镜闪着光。

  张良本就安静,这么多年他自然也沉稳的很,对韩信也不太管。韩信希望张良在意他一下,有点表示也好,但张良不明情事,也只是发个短信道声早晚安然后了无音讯。

  韩信有点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外人面前收放自如温润有礼的张良对他那么冷淡,他感觉自己困死在牢笼里,张良的颦笑都支配着他,却从未因他而患得患失,这不公平,他想。他从被窝里爬出来去没暖气的图书馆给张良查资料写论文,在张良很晚回去的时候托别人给他带盒饭,他周末终于有时间和张良见个面给他带了点小点心,张良微笑着说声谢谢。

  他都觉得这声谢谢真刺耳。不该是这样的,他觉得,像一只活活被熬死的鹰,身处漩涡越陷越深,张良却一点表示都没有。想是不是熬死了自己,张良还觉得他倨傲叛逆。

  韩信和他导师钻到深山沟子里捣鼓课题,没有告诉张良,几天之后好不容易有了wifi,迎面而来的是张良的怒火。

  张良声音压得很低:“你去哪了?知不知道我急死了在找你?”

  韩信有点怂:“我去做课题了。”

  张良气一点也没消:“为什么不告诉我?”

  韩信没回话,他被激的有点气血上涌,本来就是一个耿直硬朗的男孩当然更不服。他才不是张良的所属物,再说情人之间也没有必要事事相告。

  张良问他:“你倒是说话啊?”

  韩信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他挺怨念的回答:“我的同学都知道我去了,你不知道,你没问问他们吗…?”

  说完他还很小声补了一句所有的系友。

  接下来的事情他不记得了,那晚上韩信很激动,张良一如既往的淡漠,语气一成不变透着疲惫。他们没有吵架,张良也不屑于吵架,最后韩信把手机一摔,张良紧接着挂了电话。

  韩信想想觉得可笑,之前还在圣诞夜瞎比搞,紧接着就来这么一出。他越想越笑,笑声最终化成了无声的呜咽。

  韩信毕业之后只身一人去了H市,在那里凭着自己的能力和关系也算是不错,直到有一天肠胃炎犯了去挂号,偶然间瞥见一个人染了白发,一下就想起了张良。

  张良。

  小声念着这个名字,韩信瘫在床上难受的不行,脸色苍白拿杯水都脚步虚浮。他好像看到小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张良急匆匆拧了毛巾放在头上,韩信直接笑出了声,张良带着一手水懵了“笑什么?”

  韩信毫不客气的笑了半天,还被呛到了。

  “子房,发烧和肠胃炎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韩信那时候才反应过来挚友是个重度生活残废。

  恍惚之间韩信给张良打了个电话,还没出口就生生出了三分泪,声音都是沙哑的。韩信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倦意和几分的哭腔说子房我想回家,张良本来还想问他你委屈什么,想了想还是说那就回来啊。

  韩信那边电话打通了都是傻的,看着屏幕上神仙张仨字一闪一闪捧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小心翼翼的说:“你原谅我了吗?”

  张良早好了,故意要气他,压低声音回他:“当然没有。”

  韩信一听就炸了,带着气音呜咽了一声,张良笑答我开玩笑的别当真啊,韩信这才安定下来哼了一句。

  张良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韩信脑子还昏沉着,抬手抹掉眼角的泪说我不知道。

  张良听着声音不对:“病了?”

  韩信转了个身嗯了一声,起来扯被子。

  张良说你别打电话赶紧睡会,我去给你定个车票啊。

  韩信几乎是无意识的嗯了一下。

  张良问什么时候走?

  韩信已经睡熟了,剩下张良在那边听着气音一脸懵。

  

 

 

 

  韩信好不容易回去了,刚下车站就看见有个厚围巾白发的人在出口附近等着,。韩信拖个行李箱朝他跑过去,最后把箱子一扔直直扑上去:“子房!”

  张良就看见一大团迷之物体朝自己冲过来,紧接着肩膀上就搭了个玩意,目光所及全是张狂放纵的红。

 韩信抱住张良却迟迟不看见他反应,脑袋偏了偏埋在张良的厚围巾里撒娇似的问:“子房?”

  张良环上他的后背紧紧抱住他:“嗯我在。”

  韩信继续埋在厚围巾里不动“子房不会抛弃我了吧?”

  张良笑了。

  “当然不会,笨蛋。”

今天也想扩列……有人吗—君主或者子房最好啦—————

花咲:

一个仲花小脑洞

花:啊,师傅这里真的有很多书呢,不过…不打算好好收拾一下吗?
孔明:既然这样的话,作为徒弟的你帮助师傅整理一下如何?
花:…师傅。
孔明:好啦好啦,等我工作完成后会一起来收拾的。麻烦你了。
花:我明白了。

花:(呼——终于收拾完了。)
孔明:将这些堆积如山的书收拾完可真不容易。辛苦了。
花:所以请不要再把书胡乱放置了!
孔明:知道了知道了。说起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仲谋殿下那里?
花:明天就回去。
孔明:是吗,那么你去休息一下吧,今天辛苦你了。
花:没关系的,晚安——咦?这是什么书?
孔明:刚刚收拾的时候似乎并没有看到这本书的存在,而且,这不是我的书。
花:诶?这不是师傅的书?
花:(该不会是那本书……?)
花:(不,不可能的。那本书在仲谋接我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我许下了留在这个世界的愿望…)
花:(那么这是……)
孔明:看样子你也不知道呢,是有谁在这里落下了自己的书吗?
花:诶…封面不一样呢。
孔明:什么?
花:啊,不,不是…想到了自己的一本书。
孔明:你没有在好好听我讲话呢。
花:抱歉…
孔明:不是你那本书对吧。
花:恩。
(翻开看了一会儿)
花:没有署名。……师傅,这是什么字?
孔明:生来紫髯碧眼。
花:孙权,字仲谋…诶,诶诶!仲谋?!
孔明:唔…竟然记录了仲谋殿下的生平事迹呢。
花: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孔明:是说仲谋殿下生来便是紫色的胡子,碧绿的眼睛。
花:紫…紫色的胡子…
孔明:若是那样的话仲谋殿下必定不会被众多少女所爱慕着吧。
花:确,确实…
花:师傅,我可以把这本书借走吗?
孔明:照理说是不可以的。不过我像这本书的主人应该不会来讨要这本书,所以你拿走也没关系。如果有人来问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了。
花:这样可以吗…
孔明:当然。好了,你去休息吧,明天路上小心。
花:好的,谢谢师傅。晚安。
孔明:晚安。

仲谋军
花:(好在意呀。这本书为什么会有与仲谋有关的描述?)
花:(不过,这只是一本普通的书呢。)
花:(真担心万一是那本书的话…)
花:紫髯碧眼…
花:(说起来这应该是类似于人物传记的书吧?但是为什么仲谋会有紫色的胡子?)
花:唔…
仲谋:你在看什么?
花:书…
仲谋:书?哪来的?这本书没见你看过。
花:恩,这本书是从师傅那里…诶?!仲谋?!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仲谋:看书看入魔了吗?本大人刚刚就在站在这里。
花:抱歉…
仲谋:这什么?从孔明那里借来的书?
花:恩,不过这不是师傅的书。
仲谋:那是谁的?
花:与其说是谁的,不如说它是凭空冒出来的…
仲谋:凭空冒出来的?…等等,这该不会是…
花:已经确定过了,不是那本书,只是一本普通的书而已。
仲谋:是吗。还在想会不会又经历一次黄巾党叛乱呢。虽然和你独处很愉快,不过本大爷可不想再去大火中救人了。
花:我也不想再去狱吏那里偷钥匙了…
仲谋:…别提那个!真火大。
花:抱歉,不过那个真的不是美人计…
仲谋:在我那个角度看起来和扑倒完全没有差别!
花:抱,抱歉…
花:不过我喜欢的只有仲谋一个人哦。
仲谋:这还差不多。
花:恩!以后不会这样了。
仲谋:当然不允许有下次。
仲谋:说起来这到底是本什么书?讲什么的?
花:讲…讲什么的…
花:(糟糕…脑子里只想到了紫髯碧眸…)
花:啊,人物,人物生平传记?
仲谋:你还会看这种类型的书啊。谁的传记?
花:…
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仲谋:怎么突然沉默啊。到底讲了什么东西?
花:(紫髯碧眸…紫髯碧眸…)
花:(会不会是像圣诞老人那样的胡子?然后染成紫色。)
花:(仲谋的话…)
花:噗,哈哈——
仲谋:喂,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花:想到了些有趣的东西……呜哇,仲谋——?!
仲谋:本大人倒要看看这本书到底写了些什么。
花:(不,不详的预感…)
仲谋:……
花:仲,仲谋?
仲谋:什么啊这是?
花:人,人物生平传记…
仲谋:你见过哪个生平传记的人会长出紫色胡子啊?!
花:也,也是…
仲谋:看你笑的那么开心…
仲谋:喂,我说,花,你果然喜欢的是大叔型的我啊?
花:……?什么?
花:(大叔型?)
仲谋:那本大爷可要让你知道是大叔型的我好还是现在的我好——
花:(靠的好近…)
花:仲谋,你——

大乔:仲谋应该是去找花了吧?
小乔:肯定是~
大乔:仲谋~!
小乔:仲谋~?
(破门而入)
花:唔,唔啊?!
仲谋:——大小?!
大乔:…
小乔:…
大小乔:哇啊啊啊啊啊!
大乔:仲谋又在欺负小花了!
小乔:不对——是想做些什么吧!?
大乔:想做些什么呢——
小乔:图谋不轨呢——
仲谋:才,才不是!
大乔:无力的辩解呢——
小乔:仲谋大笨蛋——
仲谋:说什么呢!你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门也不敲的就冲进来?!
花:(……)
大乔:在掩饰什么呢!
小乔:果然是在掩饰些什么——
仲谋:才不是!
大小乔:哇——
仲谋:吵死了!
花:那个…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end
【完全不明白自己在写什么】
你们好!这里雾月隐,一个终极无敌爆炸恋战记厨,热爱仲谋,热爱仲花,偶尔产粮,不过很菜的画技和文风…求扩列www企鹅2686117159,在一年的最后时刻写完本命相关真开心。
希望新的一年能有仲花粮!

一个良信脑洞

最近精神崩溃搞得还在文风复健……啥事也没干突然有个邦良信脑洞,找找感觉先x

高渣预警,不喜勿喷

 

 

 张良幼时的梦想就是做主教,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干了,埋在书里研读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言灵在他的书页上浮现,飘飘扬扬镀上一层金边。映在他的眸子里闪烁光亮,又深邃的看不明切。

  韩信和他是发小,比起张良的温雅儒静,韩信更向往于金戈铁马四方征战。他想做教廷特使,并且发了誓要成为吸血鬼最强大的敌人。张良不懂他提到吸血鬼时灰蓝瞳里弥散开来的狂热,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韩信练枪时候的狠。长枪横扫地面带过疾风,银白发丝挥散,他高高跃起,枪尖撕裂空气转瞬间重重砸下,敲的木屑纷飞。

  张良只是路过,见此情此景又捧着书愣在那里出了神,定定的看着韩信。

  他没见过这样的韩信。

  韩信把枪收好,扯下发绳咬着,手绕到脑后拢起银发,把它们一缕缕解开再合并,一只手固定住,另一只手取下叼着的发绳,虚虚幌幌套在指节,缠上银发利落的一圈圈敛起扎成一个高马尾。  

  张良清楚的看到韩信的手背上有一道血痕,淡淡的红。练武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留下点痕迹,张良这么安慰自己,他想抚平那点不明不白的躁动。

  不行,他想。就是很扎眼,韩信身上不该出现这种东西。

  恍惚之间韩信来到他面前,伸手晃了晃:“那就是一块木头啊,有什么好看的?”

 

 

  好像真的有人在晃他。

  张良悠悠转醒,仿若隔世。一抬头对上了下属担忧的脸。

  “主教大人太过疲惫了吗?要不要去休息?”

  略显模糊而清澄的少年音在脑海里激荡,让他一下想起也有个人是这样。

  那个人还是一身特使装束,眼睫翕动投下一片阴影,目光带了点高傲,但看向自己的时候永远是平和踏实的,带点愉悦的——他喜欢他这样,他能在那里放下工作与伪装卸下防备放松自己。当自己趴在桌子上要睡着的时候会有个极好听的声音在喊他:子房——

  张良觉得自己看到他了,哼哼唧唧应了句重言。

  宛若大提琴般低转的声音也只是炸出了小家伙的惊诧,他出声喊道“大人!韩特使已经走了两年啊?大人果然是累了!还请大人快去休息吧!”

  张良这才昏昏沉沉醒来,一转眼瞥见放在一边的高帽,终于意识到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境。

  对啊,他已经走了两年了。

  他在哪呢?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高举all信大旗qaqq顺便这里一只韩信想要扩列……!尤其想要君主子房qaqq

悄咪咪的问有人来吗……?

占tag抱歉!
【扩列】
这里冰魂,主王者荣耀圈和aph圈,是一个全废←想找一起开黑的基友…!游戏里主元芳次邦白信x可补位|・ω・`)
吃all信狄芳啥的【←】皮韩信元芳 磨皮刘备,会在空间里自产段子x小窗常年活跃|・ω・`)有来扩列的小伙伴吗?
肥鹅号2523127817
占tag抱歉!

  填词 我玩王者的n多错觉【unity】
大家好这里冰魂(๑•́ωก̀๑)萌新瑟瑟发抖【←】
和朋友开排位连跪四局有感而发_(:з」∠)_渣见谅_(:з」∠)_

原曲:
unity
【前奏】
闪现不会跑错
治疗回血超多
斩杀会很6
净化带我飞
狂暴能够秒杀
干扰能够推塔
晕眩也很6
防护带我飞
打大龙不被搞
越塔也逃的了
转头我再跑
我能跑的掉
我的技术很好
铭文也不重要
能撑到队友重生
我要翻盘啦✧嘿
后羿的大鸟能让我躲掉
露娜五杀后还能向回跑
貂蝉的蓝爸爸还没有消
韩信我浪的可以满图跳
李白位移后绝不会点错
香香抢野死也不会背锅
队友能扛得住
这个塔推的完
我能越塔杀
闪现不会跑错
治疗回血超多
斩杀会很6
净化带我飞
狂暴能够秒杀
干扰能够推塔
晕眩也很6
防护带我飞
打大龙不被搞
越塔也逃的了
转头我再跑
我能跑的掉
我的技术很好
铭文也不重要
能撑到队友重生
我要翻盘啦✧哈
我玩孙膑蓝还很充足
我玩兰陵王隐身成功
我玩刘邦不会送双杀
我玩庄周不只会啦啦啦
我玩吕布大招不会断
我玩钟馗一钩一个人
我玩猴子吸血很吊
我玩甄姬辅助很好
我要翻盘啦✧嚯
闪现不会跑错
治疗回血超多
斩杀会很6
净化带我飞
狂暴能够秒杀
干扰能够推塔
晕眩也很6
防护带我飞
打大龙不被搞
越塔也逃的了
转头我再跑
我能跑的掉
我的技术很好
铭文也不重要
能撑到队友重生
我要翻盘啦✧噫
我的红不会被抢走
情侣英雄也不会虐狗
王者荣耀真呀真好玩
不浪费青春真好玩
我的红不会被抢走
情侣英雄也不会虐狗
王者荣耀好玩
王者荣耀好玩
真呀真好玩【微笑】
Someday we'll be free
Someday we'll live as one family in a sweet harmony
Someday we'll be free
Someday_(:з」∠)_
后羿的大鸟能让我躲掉
露娜五杀后还能向回跑
貂蝉的蓝爸爸还没有消
韩信我浪的可以满图跳
李白位移后绝不会点错
香香抢野死也不会背锅
队友能扛得住
这个塔推的完
我能越塔杀
闪现不会跑错
治疗回血超多
斩杀会很6
净化带我飞
狂暴能够秒杀
干扰能够推塔
晕眩也很6
防护带我飞
打大龙不被搞
越塔也逃的了
转头我再跑
我能跑的掉
我的技术很好
铭文也不重要
能撑到队友重生
我要翻盘啦✧呀(๑•̀ㅂ•́)و✧
我玩孙膑蓝还很充足
我玩兰陵王隐身成功
我玩刘邦不会送双杀
我玩庄周不只会啦啦啦
我玩吕布大招不会断
我玩钟馗一钩一个人
我玩猴子吸血很吊
我玩甄姬辅助超好
我好像能赢哒✧
王者荣耀好玩
王者荣耀好玩
不浪费青春真呀真好玩
王者荣耀好玩
王者荣耀好玩
不败坏钱财真呀真好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