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有明

【all信】执念

   邦良信教廷设定【无法接受官方

    巨量ooc ooc ooc

   作者日常犯蠢 标题纯属瞎起

 

 

  家族世代相传的血脉在胸腔中怦然作响,第三根肋骨下有什么东西在膨胀着好似要炸开,冲向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他不愿退缩,抓紧了相比他来说尚大些的银枪。尽管他的指尖还发着抖,臂力不足拿的也不稳,心底更因这深夜的突袭翻涌起一阵一阵焦虑与没由来的激动,混杂着多多少少的不安。

  那一杆银枪伴他十年,是父亲赠予的最特别的礼物,这就够了。他觉得他就是长大了,不再是咿呀学语的小孩子。他有能力随父辈一起征战,像以往的无数次那样击退深夜前来扰人安宁的吸血鬼们,护一方净土不受侵扰。他稍有兴奋地舞动起长枪,好像是注入了无穷尽的能量,它在惨白的月光下映出鎏金阵阵,枪尖划过道道寒光。

  母亲看起来很惊慌,他想,以往都不是这样的呀。母亲会捂住他的耳朵,捏捏他软糯的小脸拍哄着。他沉浸在柔和的曲调里,那声音伴着他陷入梦乡,在那里凝结簇成一脉繁花。今天是出什么事了?他默默念着真主保佑,一边轻盈的跳去迎接他的母亲。而他的母亲急匆匆的抚着他的后背推他回去,促促不安。

  “妈妈,怎么了?”他同样也是蹦跳着回去的,拽着母亲的手。母亲的手有一层薄薄的冷汗。“重言,快回去。”母亲的声音也是发着颤的,像是寒风里瑟瑟翻飞的枯叶,脆弱的一捏就碎。这声音合成一个一个音节捣在他骨子里,父亲出事了。他们的防线被攻破了,这次吸血鬼来的太多了。

  男人的惨嚎声与死亡时不甘的长啸越来越近,肉体倒地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月光惨戚晦暗,血腥味随风而来直冲鼻腔。他的母亲直接将他推进了地窖,不顾他拍打着铁门执着的高喊。他最后看见母亲抽出弯刀,而后不久传来刀刃没入肉体的声音,有一声刻意压低了的,尖声的气音,血迹从门缝里渗进来。他闭着眼睛不敢再看,脚下一滑从高而宽的楼梯滚落,手中紧紧的抱着那杆枪。

  

 

  再醒来是什么时候,他不知道了。摸索着生有青苔的滑腻石砖站起,全身上下都隐隐作痛,来不及悲伤。借着微弱的壁灯的光亮,他推开门目睹了那可怖的一夜。母亲倒在地上,周身遍布着干涸的深褐色血痂,原本姣好的脸颊因血迹显得狰狞。他静默站了一会,俯下身子从母亲身上翻出了一个小十字架。在戴上的一刹那,他终是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

 

 

  有人在叫他。

  韩信悠悠转醒,碧色眸子直直映入张良担忧的眉眼。他只穿着睡袍,手里提一盏灯烛幽幽的发着微弱的橘光。张良伸手拨弄来他杂乱的碎发抚上他的额头,问他是哪里不舒服。

  韩信揉揉眼睛撑着坐起身:“现在是几点了?”

  张良看他不烧,移过去挨着他坐下:“早着呢,深夜。刚刚怎么了?听到你这边有泣声。”

  韩信垂着眼帘,声音也弱下去几分:“梦到了以前的事情。”

  张良心下了然,手一挥灭了灯烛,搂着韩信倒在床上,伸手敷上他颤抖的浓密睫毛,长叹一声道:"睡吧。”

   韩信愣一下,阖上眼睑,低低答了一声又沉沉睡去。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