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有明

一个良信脑洞

最近精神崩溃搞得还在文风复健……啥事也没干突然有个邦良信脑洞,找找感觉先x

高渣预警,不喜勿喷

 

 

 张良幼时的梦想就是做主教,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干了,埋在书里研读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言灵在他的书页上浮现,飘飘扬扬镀上一层金边。映在他的眸子里闪烁光亮,又深邃的看不明切。

  韩信和他是发小,比起张良的温雅儒静,韩信更向往于金戈铁马四方征战。他想做教廷特使,并且发了誓要成为吸血鬼最强大的敌人。张良不懂他提到吸血鬼时灰蓝瞳里弥散开来的狂热,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韩信练枪时候的狠。长枪横扫地面带过疾风,银白发丝挥散,他高高跃起,枪尖撕裂空气转瞬间重重砸下,敲的木屑纷飞。

  张良只是路过,见此情此景又捧着书愣在那里出了神,定定的看着韩信。

  他没见过这样的韩信。

  韩信把枪收好,扯下发绳咬着,手绕到脑后拢起银发,把它们一缕缕解开再合并,一只手固定住,另一只手取下叼着的发绳,虚虚幌幌套在指节,缠上银发利落的一圈圈敛起扎成一个高马尾。  

  张良清楚的看到韩信的手背上有一道血痕,淡淡的红。练武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留下点痕迹,张良这么安慰自己,他想抚平那点不明不白的躁动。

  不行,他想。就是很扎眼,韩信身上不该出现这种东西。

  恍惚之间韩信来到他面前,伸手晃了晃:“那就是一块木头啊,有什么好看的?”

 

 

  好像真的有人在晃他。

  张良悠悠转醒,仿若隔世。一抬头对上了下属担忧的脸。

  “主教大人太过疲惫了吗?要不要去休息?”

  略显模糊而清澄的少年音在脑海里激荡,让他一下想起也有个人是这样。

  那个人还是一身特使装束,眼睫翕动投下一片阴影,目光带了点高傲,但看向自己的时候永远是平和踏实的,带点愉悦的——他喜欢他这样,他能在那里放下工作与伪装卸下防备放松自己。当自己趴在桌子上要睡着的时候会有个极好听的声音在喊他:子房——

  张良觉得自己看到他了,哼哼唧唧应了句重言。

  宛若大提琴般低转的声音也只是炸出了小家伙的惊诧,他出声喊道“大人!韩特使已经走了两年啊?大人果然是累了!还请大人快去休息吧!”

  张良这才昏昏沉沉醒来,一转眼瞥见放在一边的高帽,终于意识到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境。

  对啊,他已经走了两年了。

  他在哪呢?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高举all信大旗qaqq顺便这里一只韩信想要扩列……!尤其想要君主子房qaqq

悄咪咪的问有人来吗……?

评论(6)

热度(60)